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

徐文立

2017年6月11日

 

【按:陈尔晋写关于徐文立(2017-06-10 见于《独立评论》这类攻击性文章,已经进行十几年,现在不得不以予适度的回应。】

正如范似栋很中肯说过:「陈尔晋是个天资很高、意志坚强的人,而且异常勤奋和勇敢。可惜少年时代命运不济,高小毕业以后就失去上学的机会。以后他刻苦自学,但耳濡目染,能学的全是共产党的那一套。他自己也承认这一点。」

又如范似栋很智慧说的:「陈有问题的地方多得是。陈当年的蠢动不能说是诈骗,但害了不少人,包括他自己,愚蠢至少不是好的品质。」「害人不浅,害已不浅的人,不应说是坏人,比较准确的是蠢人。但这个蠢人又很聪明」。

聪明过了头,就难免愚笨。

仅仅举大中小三例:

(一)在中国,陈尔晋本想写一部大部头和种种条陈,犯险献「投名状」给中共历任出尔反尔的最高魔头们: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怎么转而「陈泱潮致教宗等宗教领袖暨各国首脑敕令——(引自陈语)」起来?!匪夷所思。

(敕令:chì lìng,也写作『敕令』、『敕谕』、『法旨』。词典上的解释是指帝王所发布的命令、法令或立法。——百度百科)

中国红色皇帝的谋臣、国师都当不成,反而要「敕令教宗等宗教领袖暨各国首脑——(引自陈语)」,这明明白白是离魂的疯狂嘛!你问过自己吗?全世界「宗教领袖暨各国首脑」哪怕有一位知道你陈尔晋、或者陈泱潮呢?残酷的现实是:没有。知,都不知道,他们就会承认你是上帝人子?弥勒在世?全世界所有宗教的统一者?全人类的共主?甚至可以相信你能淫乱几百年前的陈圆圆?他可说得头头是道、信誓旦旦。

所以在他眼里,凡不信服者统统都是「王伦」!黑道枭雄!

一旦谁都不理会他,他就唯有以撒泼打滚,装神弄鬼,来吸引眼球达几十年之久,真是「异常勤奋和勇敢」哩!

每每想起2006年在德国柏林机场外,陈尔晋斜挂「绶带」、一个人拉着十几米长的大型标语,强拉每一位民运参会者和他合影、并一定要我当场答应加入他的什么大联盟(他一再「诚恳」地表示「成功不必在我」的大公无私,但是务必容他先当第一届盟主,承诺我当第二届盟主)的情景,真是让人哭笑不得!本质上,他的专断独行比中共还要赤裸裸!真是「一言九鼎」:天下事,他一个人就包办了。

这叫什么民主?连一点点民主的影子也没有啊!

见过无耻的,真还没有见过这样愚笨又无耻的人!

聪明乎?愚笨乎?此其一。

其实,我并非不相信超自然的神迹奇事。但是,神迹奇事总是青睐谦卑的人,而不会是毫无底线、无处不为自己脸上贴金愚笨又无耻的人。

(二)1979年《四五论坛》编辑部出于对一位来自祖国西南边陲、自学成才、献书毛泽东不成反遭监禁、双臂被绳索勒进肉里、一再献书无门的人的高度同情和义愤,而奋力出版了陈尔晋的《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

当年的《四五论坛》编辑部成员基本上是业余闹「异议」,一天上班(包括政治学习)10小时之后,完全义务的工作:审稿、讨论、进原材料、刻板、一页一页地推油滚子、装订、运输、出售、会计结帐等等⋯⋯常常卧地而息,彻夜不眠。

此时,陈尔晋「聪明」地实现了在北京出版十几万字书的第一步,未成想,他与此同时就开始了种种「愚蠢」的充份暴露,正应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恶之处」:

(1)陈尔晋从我手中接过第一个月的20元生活补贴(我当年的月工资才是39.80元),他就忙不迭地外出「把头发染了个黑,又吹了一个毛式大背头」「吊脚裤下,露出一双猩红的新袜子和新皮鞋」,再赶回来吃饭。

(2)他不再是见人就点头哈腰的陈尔晋了,而是左手如毛泽东样式地叉在后腰上,时不时扬头抚发,搔首弄姿,高谈阔论,颐指气使,装腔作势。可是,依然是见了女人就没了脉。

(3)不久就让中共知道了我徐文立「安排严涛护送我(陈尔晋)离开北京,到郊区密云县一个名叫尚峪的古长城要塞隐蔽起来——(引自陈语)」。

陈尔晋啊,全然活脱脱一副没见识、浅薄、得意便猖狂、不顾别人死活的架势,他哪有一丁点尊重别人的民主气息、风度?!此等人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万万沾不得!他只有一条出路:死不悔改,孤家寡人,终老一生。

聪明乎?愚笨乎?此其二。

从此,陈尔晋也就从我和《四五论坛》多数人的视野中被抹去了。《四五论坛》有些人甚至恨不得想要抽他!被我制止。我则是再也不对他说什么,不说什么;做什么,不做什么有丝毫的兴趣了。实在被他缠得不行时,只有「虚与委蛇」,尽可能避免更大的伤害。

1979年10月1日我参与领导的「星星美展」游行,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1,「星星美展」被扣艺术品尽数退还;

2,「星星美展」连续三年分别在北海「皇家画舫斋」和中国美术馆展出;

3,「星星美展」看展者人头攒动,赞不绝口;

4,「星星美展」画派声名远播,「星星美展」画派纷纷成为世界级艺术家;

5,「星星美展」并无一人因游行事入狱。然而,陈尔晋却斥之为「蛮动」。

请参看:《徐文立:1979年10月1日民间人士举行的“星星美展”和平示威游行——记民主墙的一场行动》

http://blog.boxun.com/hero/200906/xuwl/3_1.shtml

http://blog.boxun.com/hero/200907/xuwl/1_1.shtml

此一时,彼一时。

1980年下半年至1981年初,风云突变,乌云压城,我通告全国同仁「紧急下潜」(传达中共九号文件的北京市文件有记载),陈尔晋确反其道而行之,上蹿下跳,公开、半公开地组织什么大而无当、有名无实的「《中华民刊协会》、《中华公权大同盟》、《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事实上加速了同样愚蠢的中共1981年4月开始在全国范围,对已经保存下来的异议人士的大搜捕。这就是陈尔晋所谓的他「长于理论,长于战略谋划」吗?!

理论、战略到实战谋划的高低、优劣,观者自明,无须赘言。

再有,我1993年5月26日才被假释出狱,我怎么可能在1992年就请查建国找他联络?1994年左右我怎么知道不知所踪的他的电话号码?还主动给他打了电话?!真是撒谎不用打草稿啊。

可是,他还在那里:做他那真命天子、我为他做所谓「周恩来」的一厢情愿的春秋大梦呢!可悲,还是可笑啊?都不是,只有恶心!

所以,我早就对一些知己的朋友说过:「本质上,他(陈尔晋)和中国真正的民主运动没有任何关系」。

(三)再说一个小小的例子:

陈尔晋为了说明他是第一等重要的政治人物,他还真舔着个脸,说得出口:他「有期徒刑10年,附加执行有期徒刑被剥夺政治权利刑期5年(我的被剥夺政治权利5年是有期徒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最高刑期,徐文立只是4年)——引自陈语」。

可是,人们都知道:徐文立在民主墙案是被判了最重的徒刑的人——15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4年。

那么,是剥夺政治权利多1年罚重,还是有期徒刑多5年罚重?这是每一位正常的人都能够算得清楚的小帐 ,远超「神人」的陈尔晋反而算不清了,利令智昏啊!

聪明乎?愚笨乎?此其三。

我的人生信条是:绝对不和太过自以为聪明的人共事和做朋友。

当然同时,我也知道这类人是得罪不起的,因为他们是.....。

这次例外了。因为我也是74岁的人了,我不希望多数人至今不了解我徐文立、和不了解我看人共事的「人性、人品角度」,更希望陈尔晋就是死也要死个「明白」:我这位被他2003年来信称为「小市民」、还威胁「敢不敢请他作同窗」的我(同窗是同学啊,而不是他现在所承认的所谓「访问学者」啊;实际上我是「WENLI XU,L.H.D. Senior Fellow, Wat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 Brown University. Xu Wenli 's main works [ A Theoretical Inquiry into the Rational Structure of Human Society ]——徐文立 人文科学荣誉博士,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院资深研究员,主要论著《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为什么长期地不理睬他。

还是范似栋先生说得好:「好歹为当年的异议人士留点脸面吧」。不再说了。惟此一次。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