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郭文贵的“法治梦”是实实在在的“中国梦”

杨建利

 

新春伊始,华人舆论界骤然掀起强劲的“郭文贵旋风”,然而,它绝不是一股转瞬即逝的阵风,进入四月,以美国之音断播事件为标志,“郭文贵旋风”升级,吸引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如果我的预测没错,这股“旋风”的将会在他筹划的纽约全球新闻发布会上再次升级。

如今,郭文贵成为人们无法回避的话题。起初怀着好奇心上网寻找“猛料”的网民,逐渐发现他们需要改变对这一“爆料”事件的态度:由猎奇转向严肃的思考。同时,由《财新》等媒体灌输了先入为主郭文贵“印象”的人们,随着“每日一播”视频所透露的信息的增加,也在改变对郭文贵本人的看法。

郭文贵的爆料最初因家人、员工遭受长期非法羁押和虐待而起,其遭遇我感同身受,和很多网民一样,我希望他的家人和员工能够得到法律的公正对待,早日恢复正常生活。但时至今日,将他的行为仅仅归纳为以爆料达成“保命、保钱、报仇”的目的,就大大低估了这件事情的意义。而且,将郭文贵的网络公开发言称为“爆料事件”也是不准确的,在宣布爆料暂停三周之后,他每天报平安的视频也同样吸引眼球,其价值并不亚于爆料。

郭文贵的所有言论中,最为醒目的一点,是他念兹在兹的“法治梦”。法治事关郭文贵家人、员工的命运,也同样关乎所有中国人的命运。从个人的遭际中,郭文贵意识到了法治的可贵。他是在为个人的遭遇抗争,也是对社会责任的一种担当,或者我们可以说,二者本来就是密不可分的:文革的历史告诉我们,当宪法不能保护普通百姓的时候,最终也无法保护国家主席。

几千年皇权统治的中国,只有人治而无法治。但在科技、交通、信息高速发展的今天,人们在经历一次几千年未有之变局,那就是无法阻挡的现代市场经济浪潮渗入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并极大地改变着所有人的生活。现代市场经济只能是法治经济,否则,市场将会陷入紊乱,人们的生活也无法建立有效的秩序。这是现代社会的常识,也早为中共党内外有识之士所认识。文革结束后,“依法治国”被写入宪法,这是历次政治运动中遭受迫害的朝野人士用血的教训换来的,但“依法治国”从纸面落实到法槌,还有相当长的道路要走。

早在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唱红打黑”的时候,2011年4月,著名法学家贺卫方就发出公开信,抨击重庆“以黑制黑”,令人遗憾的是,“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重庆的“打黑”戏刚刚唱罢,中央的“反腐”戏却又屡屡以破坏法治、侵犯人权的手段上演。“打黑”也好,“反腐”也好,本是政府的职责和权力所在,也是民众的期望,但是无论打黑还是反腐,当它们的推行以破坏法治、侵犯人权为代价的时候,无论多么动听的承诺,都会走向其反面。法治、人权、自由是人类本能的需求,而郭文贵的“法治梦”是实实在在的“中国梦”。

郭文贵有许多异于常人的奇特经历,是当今中国的一位传奇人物,正如他自己所说,他的生活“很精彩”,但当他说他要在纽约举办5000人嘉年华式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当他说要用三年,乃至一生的时间推动中国法治建设的时候,我认为,郭文贵人生的精彩只是刚刚开了一个头。

我对郭文贵“法治梦”的信心在于,现代法治是建立在公民社会基础之上的,法治梦的实现,除了权力阶层中开明者的选择,更有赖于民众的参与和推动,郭文贵推开了一扇门,这扇门的背后站着和他有同样梦想的人。事实上,无论在任何社会中,民众的力量总是会大过统治者的,所以民主社会的当选官员必须小心翼翼服务于民众,而在非民主的政治体制下,权力者利用政权这一组织化的机器放大自身的力量,并通过其组织化形式,采取逮捕、威胁、收买、分化、欺骗、限制集会、阻断言论传播等手段将民众割裂于无法采取集体行动的原子状态,严重削弱了民众力量。清末“百姓怕官,官怕洋人,洋人怕百姓”的状况,体现了一种社会力量的奇妙关系,正是因为百姓在对付洋人的时候,比较容易采取共同行动。历史的发展有很多偶然和可能,但在任何地方,没有足够多的参与人数,民主、法治就只是一句空话。2017年,我们看到,由于郭文贵的出现,开始形成一个聚集民众声音的兴奋点,这种声音的围观和聚集,是郭文贵所需要的,但足够多人数的聚集,必将形成独立于“主旋律”官话的民间话语场。从围观和尝试独立说话开始,公民才能具备打破被权力逐一分割局面的可能性。一个人站在原野上,我们只是人,亿万人站在广场上,我们将被称作人民力量!

郭文贵选择以网络为阵地的公开讲话,这是他的勇气,除此之外,他不乏耐心,他要打一场中国法治的持久战,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从人走向人民力量的过程是需要时间的,所有的大事件都有发酵酝酿的过程。我们需要认真面对屏幕上的这个人—郭文贵,他不乏智谋、不乏勇气、不乏耐心、不乏想象力、不乏粮草和后勤保障……

郭文贵事件的特殊性还在于,他的做法同时具备挑战官场人物和聚集民众声音的可能性,另外,他关于中国商人“不如坐台小姐”的说法,也体现了中国商人群体的无奈和压抑心理,因此,甚至可以说,郭文贵的声音同时具备对社会多个阶层的冲击力和扩散能力。

我之所以对这个人有信心,是因为他不乏智谋、不乏勇气、不乏耐心、不乏想象力、不乏粮草和后勤保障而又在做背水之战,更重要的是因为我知道有太多的人有着和他相同的法治梦。当“保命、保钱、报仇”的目的达到后,就算他退了,这场由围观开始的人民力量的聚集,却未必会曲终人散,有些东西是会被改变的,有些东西是会被留下的,推动中国的法治建设,本来就不是郭文贵一个人的梦也不是郭文贵一个人的责任。而且,当郭文贵站到这样一种庞大的黑色势力面前,试图将中国官场潜规则撕碎,其实只有月球才是他真正的退路,与其退却,不如和更多的人站在一起,换一个角度看风景。

公民社会的发育,公民力量的壮大,需要理论和知识的传播,更需要通过对公共事件的参与和实践,让公民形成自我组织、自我教育、自我成长的机会。任何公共事件对社会进步的推动都具有外部性,值得我们期许,也值得我们伸出援手,共同参与。民众对法治、自由、民主的诉求,决不能幻想通过一次行动完成。轻易得来的胜利往往是不牢靠的,在冲击人治政治的过程中,每一次的努力都有其价值,并逐步积累,形成力量对比转化的可能,最终获得免于恐惧的自由。我们不能因为无法确知最后胜利的时间点,而对此前的行动采取观望和怀疑态度。我们彼此的猜忌和冷漠,正是阻碍法治进程的人最期许的。

在争取权利的过程中,他人不是我的地狱,他人是我的依凭,是我的延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将学会彼此信任、共担责任、享受友谊,而这本身也是我们实实在在的社会理想或曰中国梦的组成部分。

2017年5月8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