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华民国实亡于1928年,而非1949年

曾节明

 

【按】恐怕不是吃饱肚子的最后一个馒头才是馒头,最靠近的反而都是垃圾。此文确有不少精彩的观点和批评。但是,不顾当时当地的历史背景和环境,深入研究探讨,主旨批评就会变得那么廉价、武断。评史论人,最要紧的是厚道、谦卑和客观。



中华民国实亡于1928年,而非1949年

共和的根本特征是宪政,没有宪政的共和国,其实是伪共和国。

以宪政为标准来考察民国史,明眼人不难看出:民国在北洋时期,一直没有失去宪政的性质,即便是在北洋军阀中最鄙劣的东北军阀——张作霖主政时期,也没有完全丧失宪政的性质:

1926年6月奉系入掌北京后,张作霖实行无国会土匪式统治——即“安国军政府”,张作霖名言:“刘邦约法三章,老子只有一章——不听话就枪毙!(其实张作霖并没有滥杀)”张作霖的土匪性固然损害了民主和新闻自由,但是,民国的军队和法院非党化的性质未变,而军队和法院的非党化,是宪政的两项基本条件。因此,即便是在北洋中最野蛮的张作霖的统治下,民国的宪政性质也未完全失去,民众依然享有比党国政治广泛得多的自由。

而此前,从袁世凯时期到段祺瑞时期,民国的军队和法院始终都是非党化,报纸享有高度的自由(为民国中最为自由的时期),且国会的选举都是真实的——北洋时期国会选举真实的反证就是:曹锟需要“贿选”,甚至袁世凯为了确保自己连任,竟要收买包括“妓女请愿团”等各色“民间团体”,向国会施加压力。如果选举是假的,就根本用不着贿选;比如:中南海就根本不用贿赂全国人大代表。

当然,北洋时期的民国,民主有缺陷的,选票被军阀的枪杆子所干预,甚至剥夺;所以北洋时期的民国,算不上完全意义的宪政民主国家。
但笔者认为:宪政比民主更重要,因为宪政保障的是自由,而民主只是修错的一种手段。因此,北洋时期的中华民国,是民国历史上最健全的时期,倘若北洋时期没被国民革命军的暴力终结的话,它是非常容易走上宪政民主的。

可惜的是,终结北洋政府的蒋介石南京政府,完全消灭了北洋民国的宪政性质,效法苏俄政党政治的国民党上台后,带来中国前所未有的三大巨变:
一,军队党化;
二,法院党化;
三,意识形态党化——国民党的三民主义成为国家意识形态。

“四一二”清党后,蒋介石先生虽然摈弃了共产党的阶级灭绝极权暴政,但是仍然承袭孙中山从苏俄学来的党军、党国政治。

因此,到此时,中华民国完全失去了“民国”(宪政)性质,变成了假共和之名的党国(虽然它假共和之名,远没有中共国来得卑鄙和极端)。


民国性质的此种巨变,在国旗、国歌的巨变中,生动地表露出来:

1912年中华民国采用的五色旗,是迄今为止唯一一面经过国会真实投票选定的国旗,因此是迄今为止中国唯一合法的国旗;而取代五色旗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打上了浓重的国民党党国色彩;

1912年中华民国采用的国歌《五色旗,国荣光》,是迄今为止唯一一面经过国会真实投票选定的国歌,因此是迄今为止中国唯一合法的国歌,其歌词曰:

“东亚开花中国早,
揖美追欧,
旧邦新造;
飘扬五色旗;
民国荣光,
锦秀山河普照,
我同胞鼓舞文明,
世界和平永保。”

其优美而意气昂扬若此,令人心驰神往,且全无党国色彩。

而1927年国民党南京政府采用的国歌却是《三民主义,吾党所宗》,其歌词曰:

“三民主义,吾党所宗 ;
以建民国,咨尔多士;
夙夜匪懈,主义是从;
矢勤矢勇,必信必忠;
一心一德,贯彻始终。”

这是赤裸裸地把党歌当作国歌。两个国歌谁美谁丑、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故民国元老章太炎先生至死呛声南京国民政府,甚至为之一度遭到国民党政府通缉,章太炎在逝世前,遗嘱以五色旗覆盖遗体,而拒用青天白日满地红。

从宪政的意义上说,大陆民国非亡于1949年,而实亡于1928年(国民革命军攻占北京终结北洋时期)。
孙中山是民国的缔造者,也是民国的终结者。

时至今日,党国遗物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和更加党国色彩的国歌《三民主义,吾党所宗》,在已经宪政民主的台湾,地位越来越尴尬,被废除是不远的事情。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