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民主是政治制度而非价值信仰

——我对《民宪论》的回应

修宪

 

德先生(民主)自1919年五四运动提出来至今一个世纪了,中国人前赴后继地去争取它在中国落地而不成,为什么?因为人们并未认识到我们完全忽视了自由必须是我们首要的价值信念而不是民主,因为民主只是一个政治制度而不是价值信仰。民主不一定能带来自由,但是自由不能离开民主的护佑。

当今中国民运最大的问题是以为反共和民主就是最终目标,死抱住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同时拒绝自由主义。可能大家不知三民主义翻译成英文就是nationalism;国民党的英文翻译名是nationalist party,也就是:国民党与中华民国的核心价值是民族主义,台湾的官方中华百科针对三民主义有明确的定义就是民族主义。不知道大家是否能理解为何当年国民党得不到自由社会的认同?

今天的民运,你去了解几乎任何一个人,都会发现,他们均排斥自由,或者说根本不知自由为何物。天天搞传统天天捧三民主义天天以为反共就是追求自由天天以为民主就是自由。其实所谓的反共,在价值体系上却仍与共产党不谋而合。以前听说过一个故事,民运说的:奥巴马不支持中国民运。这是否能使我们反思:西方政府不支持中国民运,为何却支持叙利亚反政府武装?

法轮还拼命宣传"爱国不等于爱党",实际上就是宣传爱国主义,而爱国主义是极端的民族主义。现在法轮搞传统文化民运搞三民主义,差不多齐全了。然而,至少我知道美国的情况,民族主义是被排斥的。美国因为秉持自由主义价值体系,而自由主义坚持的是个人的权利和个人主义,民族主义坚持的是国家主义和集体主义,是排斥个人权利更排斥个人主义的,所以,美国是反对民族主义的,欧洲一些自由主义国家也反对。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居然就可以得到美国支持,为何中国民运不行?因为你若坚持民族主义(三民主义、爱国主义),对于西方来说,是对自由主义的威胁。不要以为坚持反共,那么国际上就应当有很多自由国家的政府支持你。至今中国的民运,国内外,仅仅有少量的国际NGO组织针对少数个别案例表示关注和声援,任何国家政府哪怕是秘密的支持都不会给,因为除了反共之外,你缺乏独立的价值信仰。

异议人士们从1976年到今天仍处于冷战思维时代,认为全世界理所应当地反共,所以,只要自己声明反共就觉得全世界自由国家都应该支持。其实冷战过后,仅剩的几个共产国家根本不会成为自由国家的目标,因为共产残余势力已经不可能摧毁自由国家了。冷战时期,西方国家在共产国际的进攻威胁下联合起来对付共产阵营,所以反共就是获得他们支持的充分条件;但是当苏东瓦解后,共产主义不再是自由价值的威胁,所以若还觉得他们有义务帮中国反共,根本就是老幼稚。今天许多异议人士叫嚷西方绥靖主义,其实绥靖主义是指面对战争威胁而不敢站出来对抗的策略,它是英国在一战后为了换取和平而对德国采取政治军事上的让步或旁观的态度;而中国虽然对内极权却没有对外扩张的实力,在可预见的未来的很长时间,中国不会强大到如当年共产阵营那样威胁西方的自由价值和安全,这种翻不起浪的小势力,西方自然不会消耗资源去做过度反应:谁有义务管中国啊?都是纳税人的钱,他们管非纳税人非主权内的事,有病啊?又不会威胁到他们自己国家。

自由国家的政府只会关心自己国家的安全,而不会在自己国家安全不受威胁时去攻打它国。关于美国有一段非常让人吃惊的历史:法国帮美国打败了英国,美国制宪会议的两年后法国民主了,却遭到英国带领的各国联合部队的进攻,结果华盛顿作为美国第一任总统,决定不参与双方的战争,保持中立。罗斯福总统参与二战的目的不是别的,是因为飞机可以越过大西洋轰炸美国本土,这对美国构成了威胁。这是罗斯福总统的一次著名演说中明确表达的。二战后,罗斯福总统之所以建立目前这样一个国际秩序,最终目的不是为了保护所有其他国家,而是为了确保战争不要打到美国本土,所以任何军事冲突和威慑都首先让他们只局限在所发生的地区;同时联合欧洲等西方国家对决共产主义的威胁,这是因为共产阵营叫嚣解放全人类,试图武力消灭自由国家,所以美国必须要保护自己国家的自由和保持最大范围内的世界其他地区的盟国的自由,也就是捍卫自由的存在。尼克松1972年开始连共是为了抗苏和分化共产阵营。

而信仰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中国民运和反共阵营在根本上和中共无分别,人家美国和西方干嘛支持民运呢?他们站在局外人角度才看得清楚,就是反共人士自身就是一群具有专制独裁倾向的不理解自由价值的人,他们的各种表现让人看到他们没有树立独立的价值信仰,只不过是对中共表示反对,但中共就将民族主义(强制性的爱国主义)和传统文化(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当作强制性的国民信仰,那么反共究竟反的是什么?不要以为声称反共人家就看不出你对自由的不解和你的个人倾向。多数人甚至不知道民主不代表自由,只有自由主义民主才是自由的保护者,但是民运却不知道民主还分自由主义民主和非自由主义民主。

国外关注中国的人权受到极端侵害的现象,那都是百万分之一不到的概率,而且他们的非政治性的定位也决定了他们不会帮助中国人要求中共修改法律和制度,而中国人跟着少数的个案维权的国际组织呼吁一些个案,也不基于个案具体提出法律和制度问题,所以我们看到的就是各种啦啦队——个案维权者,其他什么也没有。天天做梦一分钱不花就能靠上街推翻中共,这已经在1989年尝试过了,当时就是缺乏独立的明确的新价值观,当年就是将民主与自由混为一谈了,可悲的是,我们今天仍在原地踏步。

或许有人仍然不相信西方会排斥民族主义,因为在中国,人们即使不支持也不会认为它有多么邪恶,更何况三民主义其实就是民族主义。那么,看看美联社的文章的标题与开头

https://apnews.com/9e57335b2b5d407c9eb2bbadeea835ce/Trump-election-puts-pressure-on-Merkel-to-take-liberal-lead?utm_campaign=SocialFlow&utm_source=Twitter&utm_medium=AP

https://apnews.com/9e57335b2b5d407c9eb2bbadeea835ce/Trump-election-puts-pressure-on-Merkel-to-take-liberal-lead?utm_campaign=SocialFlow&utm_source=Twitter&utm_medium=AP

就应该能体会到西方社会的自由主义立场了。该文发表于2016年11月17日,奥巴马访问德国之后。文章标题是: 《川普获胜使维护自由主义的领导责任落到了默克尔肩上》,文章开头说:“一个国家由过去的军事主义和民族主义大本营变成今天的自由主义灯塔,这在一个人的一生中居然都能看到,原本是不可想象的,但随着政治素人川普入主白宫的到来和欧洲右翼势力的抬头,默克尔成了最后一个能捍卫自由价值的西方领袖。”这段话分明指出了民族主义与自由主义之间的巨大矛盾。

2016年11月19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